首页 > w88客服 > A股

分享到微信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深度|与侵权公司合作,“合成生物新秀”新日恒力会否撞上凯赛生物专利保护枪口?

w88客服 2022-06-16 21:28:22

作者:张丽华    责编:杨佼

凯赛生物长链二元酸专利权保护连环“打地鼠”,此次会否会“锤”在新日恒力的头上?

6月15日晚间,新日恒力(600165.SH)发布了一则公告:与山东归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山东归源”)签署了一份委托管理协议,后者将日常事务的经营权、管理权,委托给新日恒力。

这激起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凯赛生物(688065.SH)的强烈反应。凯赛生物董秘臧慧卿告诉w88客服记者,山东归源此前租赁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(下称:山东瀚霖)的厂房和设备,但两家公司均已被判侵犯凯赛生物长链二元酸的知识产权。针对双方此次的合作,臧慧卿对记者表示,凯赛生物将向新日恒力发出法律函,如果新日恒力仍然不停止其涉嫌侵权行为,凯赛生物将对新力恒力提起诉讼。

早前,山东瀚霖与山东归源双双被法院一审、终审判决侵权,且山东归源生产的长链二元酸产品,已被海关扣押。新日恒力存念已久的“月桂二酸”项目,会否与山东归源的司法命运,殊途同归呢?

事实上,半年前w88客服记者接到材料,显示新日恒力已经有与山东归源合作的迹象,但彼时新力恒力实际控制人虞建明在电话中对w88客服记者否定了两方存在合作。

经过与山东瀚霖十几年的艰难知识产权诉讼,凯赛生物于2016年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长链二元酸的专利权属授权,案件在知识产权和合成生物学界备受瞩目。此后,先后有三家疑似山东瀚林的关联公司,因通过“租赁”山东瀚霖厂房和生产线,或与山东瀚霖合作,被凯赛生物告上法庭后均遭败诉。

在6月15日的公告中,新日恒力还称,已向山东归源承诺,收购条件成熟后,将对其进行收购。同时,新日恒力的公司全称,也拟变更为宁夏中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新日恒力此举似是要将进军合成生物制品领域坚持到底。然而,长链二元酸近十几年来的知识产权官司,是否预示新日恒力会再次撞到凯赛生物的知识产权维权枪口上?

十几年的知识产权“马拉松”官司

合成生物领域是近来A股颇为热门的赛道。2021年是合成生物学领域最景气一年,甚至被业界称为“合成生物学研究和发展元年”。

凯赛生物是合成生物赛道最被市场关注的公司,公司于2020年8月登陆科创板。2021年,凯赛生物股价自低谷时的70多元,涨到最高时的190多元。

在上市之前,凯赛生物与山东瀚霖及其实际控制人曹务波的专利之争,已经持续多年。后者乃硅谷天堂等一众知名PE所投公司,两家公司的专利诉讼颇为瞩目。双方耗时十几年,打了大小30多场专利官司。中科院微生物所的多位负责人和科学家也卷入其中,案件轰动海内外。

经过长达十几年的知识产权侵权官司,凯赛生物最终赢得了专利的署名权和权属。2016年11月9日,国家知识产权局将涉案专利授予凯赛生物。按知识产权保护法,该专利保护期限为20年。

凯赛生物被授予该专利之前的2015年6月,凯赛生物前员工王志洲,以及山东瀚霖被一审判决侵权,山东瀚霖停止生产侵权产品。将凯赛生物的商业秘密带到山东瀚霖的王志洲,因犯“侵犯商业秘密罪”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,山东瀚霖也因为同样的罪名被判处罚金500万元。

曹务波则被媒体披露圈钱数十亿,多个法院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而山东瀚霖除了败诉商业秘密和专利官司外,还涉其他诉讼共500多件,被列入被执行人近百次,上榜失信名单20多次。

一个门洞里的五家影公司

输了官司,没了专利,又输了信用的山东瀚霖,却没有被法院强令拆除相关工艺设备和生产线。此后,山东瀚霖将涉案厂房和生产线,先后“出租”给疑似关联公司,继续生产长链二元酸产品。

而凯赛生物则走上了“打地鼠”般的连环诉讼之路——一家影子公司冒头,状告一家;告倒一家,对方再成立一家;凯赛生物再告一次。

根据相关案件的判决书,2015年7月,山东瀚霖将厂区、厂房,全部出租给刚刚成立的莱阳市瀚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:莱阳瀚峰)。

2018年5月,莱阳瀚峰被判侵权后,莱阳市恒基生物制品经营有限公司(下称:莱阳恒基)又接手山东瀚霖的租赁合同,以及相应厂房、设备;莱阳恒基被判输掉与凯赛生物的侵权官司后,于2019 年 5 月停止生产长链二元酸产品。

同月,莱阳恒基又通过协议委托的方式,将上述涉案厂房、生产线的租赁权、使用权、管理权,转移给刚刚成立的山东归源。2019年5月,山东归源起租山东瀚霖生产线。

这意味着,山东归源的厂房和生产线,是租赁山东瀚霖的;其对厂房、生产线的经营和管理权,又是从莱阳恒基手上获得授权的。这使得山东归源看上去,就是一家壳公司。

此番,山东归源又将公司的经营权、管理权委托给新日恒力。也即是说,新日恒力获得的山东归源经营权、管理权,向上溯源,极有可能还是基于山东瀚霖的厂房和设备的经营和管理。

据公告信息,山东归源注册资本7500万元,注册地址为烟台市莱阳市经济开发区峨嵋路5号。

天眼查系统显示,莱阳瀚峰、莱阳恒基,也注册在上述地址,这与山东瀚霖位于莱阳市(开发区)峨嵋路1号的的注册地也很近。

臧慧卿告诉记者:“其实1号和5号,就是一个厂房,一个门洞,厂区大门的牌子,从山东瀚霖,换到莱阳瀚峰的牌子,现在换到山东归源的牌子”。

 

 

除此之外,山东瀚霖、莱阳瀚峰、莱阳恒基、山东归源几家公司人员交叉混同——同一人在这家公司是监事,在另一家公司是发明专利申请人,或者股东、总经理等等。

凯赛生物董秘臧慧卿认为,这几家公司都是山东瀚霖的“影子公司”,利用山东瀚霖未拆除的生产设备生产长链二元酸,与凯赛生物形成低价竞争。

涉及山东归源的法院判决,一审、终审各有一份。

2020年12月10日,山东青岛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,莱阳恒基和山东归源销售的产品,使用了山东瀚霖生产线的生物发酵法精制工艺,侵犯了凯赛生物知识产权。

2021年12月23日,最高法知民终1305号终审判决书生效,该判决维持了该案一审的判决。

记者获得的一审判决书显示,青岛市中院判决山东归源、莱阳恒基应立即停止销售相关产品,并赔偿凯赛生物经济损失合计500万元。根据判决书,2019年,黄岛海关查封了山东归源出口到意大利的120吨二元酸产品。

在一审判决中,原审法院认定,山东归源系使用山东瀚霖的侵权工艺。判决载明:“山东归源于2019年5月1日起租赁山东瀚霖公司的厂房及设备,生产、销售十二碳二元酸品精品,山东归源没有重新报批环评文件,继续使用山东瀚霖的环评手续,显然山东归源采用的生产工艺与山东瀚霖相比未发生重大变化,山东归源使用山东瀚霖生产线的生物发酵法精制工艺,生产长碳链二元酸,具有高度可能性。”

合作在半年前就已开始但未披露?

事实上,今年2月份,记者已经接到相关举报材料,称新日恒力与山东归源在2021年年底,就已开始合作。按照举报材料的说法,双方实际开始合作的时间,要比公开披露早六个月。

有照片和视频资料表明,今年1月21日前后,多辆从新日恒力载货出来的车,进入了山东归源。其中较为明显的是,载有新日恒力货品的车牌 “鲁FAJ7**”,2022年 1月21日从新日恒力出厂,1月24日进入位于莱阳的“归源生物”厂区。该货车所载产品的外包装标签,印有“宁夏恒力生物新材有限责任公司”(新日恒力子公司),以及“HL BIOCHEMICAL DDDA 十二碳二元酸”的字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而这一被抓拍到的时间,就在新日恒力宣布“月桂二酸”项目正式投产后两个月。

早在2022年1月25日,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向新日恒力发问,称了解到新日恒力正在跟一家叫做“山东归源”的公司合作生产月桂二酸。但至今未见新日恒力对该投资者的问题作出回复。

今年2月,w88客服记者接到材料后,就新日恒力与山东归源是否存在合作,电话询问新力恒力实际控制人虞建明,虞建明对此表示否认,随即以有事为由,挂断了记者电话。

接着,记者拨打新日恒力董秘张宝林电话,他表示,不清楚是否有合作,“如果与山东归源有合作,会有信息披露的”。

凯赛生物法务总监刘馨对记者的采访书面答复称:“山东归源没有技术、没有设备,以租赁方式使用刑事犯罪单位山东瀚霖侵权生产线。所谓‘资产管理’的实质,是新日恒力以‘委托经营’为幌子,利用山东归源获取山东瀚霖剽窃的凯赛生物的长链二元酸生产技术。而山东归源以‘委托经营’为掩护,借助新日恒力逃避法律追责,‘洗白’其侵权行为和侵权产品。因此,新日恒力实际是充当了山东瀚霖和山东归源的一个新的侵权‘壳公司’。而山东归源正好解决了新日恒力所谓的中科院‘第三代技术’根本生产不出来合格产品的困境。”

记者于6月16日再次致电新日恒力实控人虞建明,对方没有接电话。而记者以微信的方式向董秘张宝林发出的采访提纲,截至记者发稿时,张宝林亦没有回复。发稿前,记者再次致电张宝林,其表示“正在开会,不便回答相关提问”。

扭亏法宝会否成为“侵权毒药”?

2015年3月,上海中能企业发展(集团)有限公司(下称:上海中能),耗资13亿元,从原大股东手中买下新日恒力29.20%的股权,虞建明取代肖家守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。直至今日,该持股比例未变,目前,上海中能已将所持股权全数质押。

2018年,置出主业钢丝绳、钢绞丝的新日恒力,转型没有方向,先后尝试收购博雅干细胞遇阻,又试图转型新能源汽车未果。转型不成的新日恒力,经营业绩可谓“惨淡”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,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40万元、-4500万元、2090万元、-2296万元,处于“一年亏,一年赚”的退市边缘。

业内人士称,生物法制长链二元酸,在市场上供不应求,只要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能够量产,利润基本可以保证。刚刚投产的月桂二酸项目,及2022年将要执行的2.4万吨销售协议,将是新力恒力扭亏为盈的重要筹码。

新日恒力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购买的“月桂二酸”项目,属于合成生物领域杀出的“程咬金”。

2017年,新日恒力斥资2980万元,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购得月桂二酸规模化生产的全套相关技术。但直到四年之后,项目才正式投资。2021年10月,新日恒力宣布,公司年产5万吨的月桂二酸项目正式投产。

月桂二酸,其实就是一种长链二元酸的别名,其主要用途是生产尼龙。

再早前,一位投资者在互动易提问,凯赛生物的长链二元酸,与新日恒力的月桂二酸,是否为“同一个东西”?新日恒力则向该投资者确认,子公司宁夏恒力生物新材料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:恒力新材)生产的月桂二酸产品,与凯赛生物的月桂二酸产品并无区别。

长链二元酸通常是指直碳链两端均为羧基的有机化合物,习惯上将碳原子数超过十的二元酸,称为长链二元酸,十二碳二元酸俗称月桂二酸。

新日恒力执行月桂二酸项目的主体,是控股子公司恒力新材。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。注册地为宁夏石嘴山市。

天眼查系统显示,恒力新材的股东共有三家,新日恒力出资80%;宁夏产业引导基金管理中心(有限公司)、石嘴山市正兴成新材料技术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分别出资10%。

至2021年10月28日,新日恒力对外宣称,已对外签订2.4万吨月桂二酸代理销售协议。此后 ,有媒体报道称新日恒力的月桂二酸达产后订单爆棚,在报道中新日恒力相关负责人透露,目前送样企业达几十家,包括德国科威、赢创等化工巨头,且验证过程顺利、已签署部分订单合同。该公司还称,项目将在明年三月(2022年3月)满负荷生产,届时将为公司带来更大利润提升。

据招商证券发布的研报,目前市场上生物法长链二元酸每吨单价约3.5万元,凯赛生物这一项目的净利润率约为35%。市场普遍估计,如果能够量产,覆盖新日恒力在其他业务的亏损,实现扭亏不是问题。

不过,尽管已经正式投产,新日恒力账面为月桂二酸投入的固定资产价值不菲。截至2022年一季末,公司固定资产接近20亿元,占总资产比例超过60%,折旧和成本摊销压力不小。

w88客服广告合作,请点击这里
此内容为w88客服原创,著作权归w88客服所有。未经w88客服书面授权,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w88客服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。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w88客服版权部:021-22002972或021-22002335;banquan@yicai.com。

文章作者

一财最热
  • w88客服
    APP

  • w88客服
    日报微博

  • w88客服
    微信服务号

  • w88客服
    微信订阅号

  • w88客服
    VIP APP

点击关闭